一个不和自己对抗的人, 怎么才能看到故乡明的月!
Posted on 2017-10-05 00:00:50 On the Way Views: 193

一个不和自己对抗的人, 怎么才能看到故乡明的月!

匹村的中秋夜, 依旧比以往的时候来的晚些, 总是晚上半天. 于是想着随便写点啥, 碎碎恋也好, 语无伦次也罢, 也算打发下这个不想干嘛的中秋夜.

转眼间, 已经是来匹村的第三个中秋了, 想想以后, 估摸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可能是从暑假回来吧, 可能是从那一次回眸, 可能是从那一双眼神…于是会觉得, 时间这种东西, 有点其妙起来. 坦白说吧, 开始有点紧张起来, 不论每天过的怎么样, 心理上开始有点紧张起来. 当你把未来一段时间的每一步都开始规划好以后, 才会有种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的紧张感.

紧张的源头, 在于自己终究不想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到结束的那一天. 一直以来, 潜意识中, 都是把自己归类为一个习惯于自己跟自己对抗的人. 每当一段心理舒适区来临的时候, 总会习惯反思下, 这是否是自己应该拥有的舒适, 亦或者说是, 这是否当下这个阶段的自己配得上的舒适. 于是会想着要去跳出这个舒适区.

有时候想想, 这也许是一种自己从事专业后遗症: 需要你拥抱变化, 并且适应这种变化. 短短几十年, 这一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计算机科学在更迭, 计算机工程技术也在不断丰富. 犹如不断迭代的版本号. 而我还挺喜欢自己从事的这个专业, 于是这种后遗症就被某种程度上在自己身上放大了, 放大到生活上, 放大到习惯里.

时间不多了, 似乎沉淀的太久了, 让自己满意的论文还没有出现…或许我也不知道怎样才算让自己满意的论文, 但我知道这应该就是下一篇了. 最近一种强烈的心理状态就是, 心里总觉着悬着那么多的事情. 生活上且不论, 科研上悬着的那些工作, 一件一件, 都没有尘埃落定. 要不就是开了个头, 要不就是半成品, 要不就是还差临门一脚, 然而所有的结果都是一样, 被半途其他事情中断. 于是感觉在同步推进很多工作, 却又没有一项落地, 进而碌碌无为的心理暗示逐渐增强, 很多时候开始浮躁起来. 似乎已经很明了了, 奈何工作总是多很多无奈, 可能得收敛下科研重心, 别再被老板带着到处跑了.

不知道一个不和自己对抗的自己会是一种怎样的境地.

生活并不是一团乱麻. 至少还有放空和放松的惬意.

最放空的时间, 可能就是每天跑步时候的那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跟着音乐的节奏, 什么也不去想, 只顾流着汗, 迈着步, 原来人生还有这样简单的事情. 能跑能跳能呼吸, 就是幸福的一种体验. 最放松的时间, 自然就是晚上做便当的时间, 一边放着视频, 一边做着自己的便当. 才会发现做饭, 其实还是一件挺有生活乐趣的事情. 遥想当年自己还暗暗计划去考一个厨师证, 人生在世, 且不会跟好吃的过意不去.

又是一年中秋夜. 晚上吃饭的时候, 还能看见一轮巨月升空, 等回到家的此刻, 已经云遮月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尚且不知. 但是国外的月亮并不比国内圆, 倒是可以肯定的. 想必”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不是那么简单说说的, “每逢佳节倍思亲”也确有那么些道理.

奈何故乡的月却是那么明, 又是那么吸引着我. 可能月亮里真的住了位嫦娥, 才会吸引着眼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