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响贪欢 也写不完内心二字
Posted on 2016-10-24 01:15:40 On the Way Views: 385

一响贪欢 也写不完内心二字

一响贪欢 写不完关心二字;
一响贪欢 也写不完内心二字。

连续几周没有好好过一次周末,人有点疲倦,心也在疲倦。
周末又去了一个新的州立公园,Coopers Rock State Forest,位于西弗吉尼亚州。
户外徒步,户外跑步,已经越来越成为最喜欢的运动之一。
喜欢走在自然中的感觉:走在人迹罕至的森林里面,一望无际的森林,看不到天空,也看不到边际,偶尔碰到一两个其他的徒步穿越者,大家互相say hi,互相问好,尤其是年纪大了的老爷爷,老奶奶,更为热情。于是会去想,等我老了退休后,能不能也有这样的机会,带着心爱的老伴儿,拉着她的手,一起去徒步。
回来的路上,开着车飞驰在高速上,视野极好,远处一朵云,被阳光投射,散落了一地圣光,落在一片片大草坪上。车里开着音乐,播放着自己喜欢的歌单,任由各种情感释放。有那么几瞬间,忽然会觉得灵魂被抽离了,肉体在开车,心却不知道在哪儿,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家的方向。明白这是一种很危险的方式,在此警告自己一次,可是药又在哪儿呢。

Ok. 其实这是一篇剖析自己的碎碎念。
浮躁之草又开始生长,却没有很好的像阿宝一样,找到自己的Inner Peace. 浮躁的原因在于事情多,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器重,却也没有欣慰的起来。浮躁的原因更在于想的更多了,想去承担更多的责任,而又无能为力的感叹,进而患得患失起来。等到事情积累起来了,却又进一步加重了这种浮躁,衍生出来的另一种情绪就是烦躁。
于是想想该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了,即便是这种更多影响自己内在的情绪。于是想想该写点啥了,或许写完后,明天就是新的一天。

周五时候,忽然心血来潮,手一贱,键盘侠附身,潇洒的敲下一行命令,给自己的服务器Linux系统升级到了最新版的长期支持版。然后随之而来的是,blog服务,git服务全部宕机,于是发现数据库无法启动,尽力去查看日志,寻找错误原因,存储引擎加载失败,存储日志没法载入,表损坏…于是心力交瘁忙活了一下午。
然而想说的重点都在不此,重点在于,以前熟悉的技术,熟悉的工具,都开始手生了。似乎很久没有很好的去锻造自己的技术技能,那些自己曾经那么骄傲的部分。不想去做一个只会做理论,只会写papers的人。这绝不仅仅是我实现自我价值的单一方式。不知道那些个Hacker&Geeker的追求,是否还游荡在心间。即便有,那该怎么办呢。

一旦浮躁,就开始了疲于应付各种任务的姿势,这明显不是我想要的状态。
很多时候,都会不自觉产生这样的状态,区别在于:不自知的时候,惶惶不可终日;自知的时候,终日惶惶,却也要去开始调整自己,去了解这些情绪的源头,进而才可以掌控这些情绪。

又开始让爸妈担心了,虽然他们的担心之情似乎也没有断过,但是相对那些总有些美好期待的日子,而如今又要开始了一轮新的循环…而我只能告诉自己,不孝如此,只能尽力而为了。

欣慰一点的是,终于开始学习素描了。看看书本介绍,看看视频里的讲解,然后练习练习素描基本,也是这样状态中为数不多的一丝惬意。偶尔认真开始画一幅作品,虽然效果平平,但是可以安静下来,耐心的画完一副心心恋的画作,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一响贪欢,原只是想看看更大的世界,那个诗与远方的世界。
而现在却多了那么多的无奈,更大的世界何尝也不一定就在远方。

Winter is coming. Hold the Door.
权利的游戏 - 冰与火之歌,第六季中最让人悲情的画面。
晚上回家的时候,北风呼啸,凉意更浓了,匹兹堡的冬天真的要来了,可是谁能来Hold我的那扇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