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跑步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
Posted on 2017-04-15 22:03:09 On the Way Views: 235

当跑步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

新一年的跑步季开始了…终于还是想写点什么

缘起

谈起跑步君,于是过往的种种情景就开始浮现在眼前…
跑步这件事儿,绝对不是所谓的从小到大的兴趣爱好,绝对不是。
(插播一条,说到这里,心中忽然起疑,那么从小到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脑中转了一圈,貌似唯留下印象的只有吃吃吃了…原来我的岁月果然还是一把猪饲料,只是它的失败在于没有把我养成猪而已。)
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跑步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多的时候可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稍微跑个四五百米就会气喘吁吁,然后整个人都不会再好了。跑步于我来说,只是体育课上体能测试的一个必要的不可缺少的环节而已。
时光往前推进,自己主动去跑步的经历,貌似也就发生在大四那段很是空闲的时间。有那么一段时间,天气还不错的晚上,会和室友去操场跑上那么一千米,当然结果也是不轻松的。至于去跑步的原因,大抵也是想不起来的,至少肯定不是去看女生的,因为印象中老校区的操场没有灯,只有隐约透过来的一些路灯和家属区的光源。想来这样的设定是为了让你专注于跑步,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此刻才幡然醒悟,学校为了大家健康工作五十年也是用心良苦。
有点跑题了,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后来整个研究生阶段,也只在北航的操场跑过一次,或者最多两次的样子…

跑步这件事儿,大抵也就只能算从14年毕业后才开始的,并且渐渐变成了一种爱好。
想着毕业了,也算正式工作了,人身发福的岁月也快要慢慢逼近了。想着每天坐在格子间,等待着慢慢变得臃肿的身体,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或者是我设定中的人生所不能接受的。
于是,在记不清楚的某一天,来到了奥森公园,开始了把跑步作为一项兴趣爱好活动培养的过程。
然而不得不吐槽的是,雄心壮志归雄心壮志,身体确是诚实的,跑了一个七八百米,就已经不行了…于是跑步退化成跑上几百米,走上几百米,跑上几百米,走上几百米…心中所想的是,奥森这个圈还真大,终点在哪里

一件新事物,犹如跑步,开始总是狼狈的。好在,这个过程没有中断,每个周末都会骑车去奥森勉强下自己,然就发现情况在慢慢好转。好转在于:跑步不再那么恐惧,开始变得有趣起来;可以连续跑完不用停歇;跑的距离越来越远;身体的极限阈值在慢慢提高…于是现在跑步于我而言可以发展成一项兴趣爱好。

现在想来,关于跑步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大环境的熏陶。跑步越来越变成一种热门的全民运动,各种彩虹跑,小马拉松跑什么的,奥森有着很好的跑步通道和各种各样跑步的人。另一方面在于自己跟自己较上瞎劲了。
至于跑步目标,既不是为了减肥,也不是为了增脂,更不是为了参加马拉松。最初的目标也就是训练下意志,耐力,然后增强心肺能力。

一个吐槽君的跑步自白

匹村的春天,有点像是北京的春天,向来是没有的。四月初的一场春雪过后,匹村开始由初春的冷涩直接转入初夏的热情,热情得不只有天气,还有草地上的大长腿们。国外的学生们,大抵是喜欢躺坐在各处可以看见的草地上,尤其在天气还不错的时候。认真思考了下原因,想来是他们从小到大牛奶喝得比我们多,牛奶的质量也比我们好很多,于是基因中的牛奶亲草基因占据主导作用,进而喜欢草地,坐着,躺着,以及趴着…(此处,请忽略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如此美好的季节,对于一个一直闷在格子间里的我当然也是不可以接受的。
跑(Chun)心萌动,天公作美,终于在上周六开始了新一年的户外跑活动。

而一旦开始了户外跑,就再也不想回到学校健身房健身房里,去感受那种荷尔蒙激素混合着汗水和消毒水的味道。
从做准备活动开始,满心欢喜,以至于内心萌萌哒,于是便先感慨起大自然的美好。树开始绿了,花开始绽放了,小松鼠也开始肆无忌惮了,几只小鹿警惕的看着我,只是好久不见Schenley Park的土拨鼠君…估计它们的春天还没来。
设好计时器,带好耳塞,打开音乐,一边跑一边心中透着一个美儿。

内心活动却是这样的…
“让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做一个奔跑的小司机…”
“这位大姐姐和小妹妹跑的好快啊,那位蓝眼睛的小帅哥被我落下了…”
“那人好像《阿甘正传》里的Forrester Gump啊,我也要像阿甘一样跑下去…”
“这段上坡了,让我来个小加速冲刺吧…”
“哎呀,怎么突然感觉好累,不好,感觉药丸…”
“好吧,感觉要死了要死了,slow down…”
“要不要停下来歇会儿…”
“但是不能停啊…”
“这一圈好远啊,我是不是跑不完了…”
“终于看到终点了…”

严肃说起来,第一次跑了三千米后就再也不想继续了,还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先适应一次,明儿再来。
第一次跑完后,心情是沮丧的,一方面在于身体状态,远低于自己的预估水平,可能真的小半年没有户外跑步了,而健身房的跑步机,比起这山地公园要舒适太多,至少没有上下坡,或者我也从来没有设置上下坡的环境。另一方面在于论文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开,本想趁着跑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理理清楚,而当跑完后,还是依旧没有理清楚。
跑步前段,还是有思考的余力,可以想想问题,外加吐槽自黑;
跑步中段,也就是身体极限阈值那段时间,脑中却只剩下呼吸的本能;
跑步后段,则又开始陷入了各种总结的鬼畜模式。
于是这一过程又再次验证着一条真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自己的理想中的定位总是高估于实际的位置。

很多时候在想,为什么会喜欢上跑步?到底喜欢上跑步的哪一点?
可能今年第一次的所谓适应跑,给了我一个新的答案。除了所谓的增强心肺能力和体质,训练耐力意志,还有喜欢上那种绝望的感觉。
尤其在你感觉到了身体极限的时候,呼吸困难,腿也快要迈不动了…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濒死的体验状态(稍有夸张)
于是一切都陷入了绝望,什么论文,什么问题,什么烦心事,统统抛在脑后,此刻需要的只是空气,只是呼吸,能够这样活着就很满足了。
动物性本能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的强大。任何所谓的欲望,所谓的诉求,都不再那么重要,一切都败给了一具躯体的简单需求。
于是你绝望了,于是你也就爱上了这种绝望。

缘不灭

跑步这件事儿,绝对不是所谓的从小到大的兴趣爱好,绝对不是…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可能会成为这辈子剩下时间内去完成的一件事儿了。

好好拥抱跑步带你的一切,拥抱即将达到目标时的希望,也拥抱这个过程中的绝望。

p.s. 最近没有写读书笔记了,顺便聊下《人民的名义》。
前天终于熬了一宿把当前网红剧《人民的名义》刷完了,当然书还没有刷完…
虽然一开始第一集就开始关注了,因为一开始就打上了中国版《纸牌屋》的tag,毕竟纸牌屋是我很喜欢的一部美剧。可是直到播放了快一半才有时间开始看…而终于在送审样片的帮助下,可以提前结束这一征程…
简单概述就是,实力派演员们很多细节的确很到位,剧中说教成分也很明显,配合知乎各种神分析,会有更多细思极恐的感觉。然而说教归说教,没有好的说教,它也通不过文化审查,其中还是有很多触动人的地方。易学习,王大路,以及我们的心疼的达康书记在n多年后终于聚在一起,一起吃饭喝酒的那一段,有点让人触动想哭,信仰原则这些东西,并不是随口说说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