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节奏 慢生活
Posted on 2017-10-19 18:57:09 On the Way Views: 183

快节奏, 慢生活, 这也并不是一道二选一的单选题.

有感不适, 便早早回家, 瘫躺在地毯上. 打开这周的新闻周刊, 虽然这周的主题是东北虎豹自然保护区的事情, 然而让我触动确是一则介绍凉山地区依旧仍在开行的绿皮慢火车的新闻. 此为这段文字的来由.

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 那种绿皮火车似乎已经到了被遗忘的地步. 尤其在这个高铁盛行的高速年代, 当我们已经在疑惑:是否还真的有这样的绿皮火车, 以及是否需要升级这样的火车的时候, 却发现这样的慢列车的存在. 特别是当你看到凉山地区这些人的生活状态, 以及这辆列车对他们生活的意义的时候, 这种疑惑就完全可以打消了.

想想自己, 每次从匹村飞上海的航班都只选一次转机的航程, 并且时间尽量短的. 从上海到合肥的火车也尽量选时间最短的车次. 似乎一直都在期待更快的出行方式, 试图跟上这个时代的的节奏, 却这样的绿皮慢车前, 狠狠的被触动了一把. 当一群人在拼命跟上这个时代的节奏的同时, 在大山深处里面还有另外一群人, 怀着的是对自己生活的希望, 努力去赶上这个时代的末班车慢车. 于此, 就涉及到如何在公平社会前提条件下去保障”少数人”的权利的问题. 犹如, 这个科技发达的次智能时代, 如果让那些”老年人”去享受科技带来的好处. 犹如, 如何更好的设置好无障碍设施来保证有障碍人群的出行.

但是这些都不是这里想谈的话题, 忧国忧民似乎也不适合此刻的情景. 此刻只想聊聊关于记忆中的那些火车的事情.

早期, 火车于我的缘由, 是来自于父亲. 父亲据说18岁成年, 便开始远去他乡闯荡, 由于距离太远, 于是才有了两地奔波的火车往事. 最早接触火车据说应该在我出生两个月大(亦或者是2岁)的时候. 之所以”据说”, 因为此乃母亲曾经提及到往事, 于我而言似乎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记忆存在的. 当然时间长了, 我也没记清, 是两个月大的时候, 还是两岁的时候. 当然, 之后的火车二三事, 母亲没有提及过, 于我而言也不可能有更多的印象了.

于我而言, 最早关于火车的印象, 则应该是一二年级的时候. 那时候每次去外婆家, 得先从我家到县城, 然后从县城到外婆家的镇上. 然后就是从镇上, 沿着火车道走到外婆家的村子. 印象中还是挺喜欢这条路的, 一会儿走在枕木上, 蹦蹦跳跳, 一会儿走在铁轨上, 像是走平衡木. 唯一害怕的就是, 当火车来的时候, 那个旧式的火车机头. 害怕的就是那个火红色的轮毂, 加上喷射的蒸汽…小小的身躯下, 路过如此”可怕”的庞然大物, 还带着嘶鸣声, 吓得我会躲到母亲的怀中去. 当然这种害怕, 没过一两年也就虽然无味了, 只留下蹦蹦跳跳走枕木的美好记忆.

而最早关于客运火车的印象也大概是同一个阶段. 客运车当然是那种很传统的绿皮车, 车顶上是摇摆的风扇, 车内有点黝黑和脏乱, 尤其在人特别多的时候. 那时候从家的城市, 到父亲所在的城市还没有直达火车, 中途转车. 于是, 不是在车上, 就是在火车站会待上一夜. 印象中, 最开始的车票还是那种硬壳小纸片, 当然卧铺难求, 坐票更难求, 能买到站票都是庆幸的事情, 车上也永远总是都是挤满了人. 尤还记得, 有过睡在座位底的经历. 母亲在地上铺上一些垫子, 然后帮我躺下去, 在那种座无虚席, 过道站满了人的绿皮车的半夜, 座位底部真的算一方舒适的空间了.

后来, 随着年龄长大, 车况变得越来越好了, 乘车条件也慢慢有了改善. 从绿皮车带电扇的车, 变成了红色空调车. 从转车路线, 变成了直达路线. 从座票变成了卧铺票. 直到, 读研那会儿, 从北京回家已经有了高铁直达. 想想, 此生到现在也算见证了中国铁路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

关于火车的记忆, 另一个重要的点, 可能就是第一次独自坐火车. 大概是在初中那会儿吧(亦或是小学毕业). 反正是一个暑假期间, 迫不及待去父亲工作的城市, 而母亲也有事耽搁, 没法一起. 于是, 就有了我独自一人先行一步经历. 母亲这边送我上车, 然后父亲那边在车站口接我. 可能是那些年随母亲坐车习惯了原因, 既不害怕, 也不担心, 倒也没有特别多的感受, 只是满是兴奋的期待着暑假.

关于火车, 还能回忆起的往事可能就数08年的寒假回家的路上. 就是那个南方大雪, 冻雨的灾难性的冬天. 火车从西安出发的时候, 就已经是晚点了, 一路上开得都不快, 也亦如我慢慢的心情, 没有任何回家过年的心情. 途径郑州的时候, 应该是深夜, 外面开始飘着雪了, 车也停了. 于是趴在小桌子上煎熬着, 睡一会儿, 醒一会儿, 车依旧是停着的. 本来不是很好的心情, 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这可能是我记忆中最长的一段回家之路, 苦苦的心情, 久久的思恋, 无可奈何的理想和现实的落差. 本该一清早到合肥的车, 硬是拖到下午傍晚的样子. 出站的时候, 合肥也开始下起了雪, 并且越下越大, 竟然有了鹅毛般的勇气起来. 坎坷的回来, 亦如恋恋不舍的走一样, 即便明白什么都没剩下的时候, 还是在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校园里面一圈又一圈的转悠….

绿皮火车已经远去, 红色空调车也在远去…时代节奏很快, 希望那些想抓住的, 在慢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