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息将息
Posted on 2016-03-11 04:00:03 On the Way Views: 433

亦难将息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李清照,易安居士,如是说。乍寒还暖时候,亦难将息。当然,这是我此刻想说的。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匹兹堡的春天就这么来了。上周还在大雪纷飞中滑了最后一次雪,这周已经20摄氏度左右的临夏气候了。

亦难将息的是,为期一周的春假临近结束。十点多,早早从实验室回来,已经给自己放了好几天的春假。项目的活儿没怎么干,自己的科研论文也没怎么看,课程的作业当然也没怎么写…难将息,难将息,但是心里居然还一点儿也不方(Huang),我不方,我不方。

这周春假前两天,要配合老板干点他申请的Proposal的杂活。忽然发现,跟老板那是各种默契啊。默契在于,他下来实验室找我,我定当不在,我上去办公室找他,他也不在,来回好几轮,终于拼凑到了见面的缘分。忙活了两天,终于开始给淡定的自己放假。

此刻坐在家里的办公桌前,平静,很久违的一种感觉。依旧记得,当初刚来到这个城市,搬入这个房间,空荡荡的没有像样的办公桌。对于我这样的人,一个大大的办公书桌,一把舒适的椅子,一台高清显示器当然是少不了的。于是拿着中国驾照,租了一辆车,直奔宜家而去,路上开车被人哔哔了一次。(PS:其实这是不合法开车,好在没有出事儿,后来考了一个Permit)来到宜家,一眼就看中了这张黑色办工作,价格没看,就买了回来。当晚就组装了起来,摆在房间的一角。如今回头看来,这个桌子:简约,奢华,而不简单。默默给自己赞下,对物件的品味,还是有独到的眼光(前提是,不要去看价格)。可惜还少了那个中意的Herman Miller的椅子,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估计是买不起了…

将息将息

将息,将息,好久没有好好读读书,心里居然还有一点方,有点儿方,有点儿方。

打开了好久没有碰过的Kindle,首页显示了最近购买和阅读的三本书:《无声告白》,《信息简史》,《极简欧洲史》。

于是一口气读了半本《无声告白》,虽然还没有读完,结局已然清楚。作者第一章就告诉了结局:莉迪亚死了。这么有趣的开篇,让我想起了,凯文主演的电影《American Beauty》(《美国丽人》)。当然凯文主演的电视剧《纸牌屋》也是值得推荐的,只是题材背景是美国政治,可能很难吸引一些女性观众吧。于是查了豆瓣,无声告白的作者,吴绮诗,Celeste Ng,香港移民二代,也曾在宾州和俄州生活长大。

虽然没有看到最后一章,但是还是值得好好一读的小说。当然,这也是各大排行榜曾经力推过的小说。

莉迪亚死了,这个美丽的女孩在别人梦乡中走向了湖面,然后是各种真相扑面而来,或许也曾有些你我都似曾相识的经历。
有时候,你越是想用或者依靠婚姻或者感情什么的去拯救什么的时候,你我越是得不到。
人有时候是善于健忘的动物,十年前你自己渴望的那些,爱着的那些以及恐惧的那些,或许已经看不见闻不到了。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年少时候那么努力的去为着自己而爱着活着渴望着;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在被要求中长大。年少的眼中,悲伤总是无限大,大过一切,是需要靠着多大的努力和时间,才能从这样的悲伤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幸运的是,我们都活了下来。

勇敢的回头看看自己内心的每一个小小的空间,珍惜着每一个小小空间中的你我他。

拥有爱人的能力,也拥有爱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