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入夏, 三天回春
Posted on 2018-05-22 11:04:40 On the Way Views: 163

大约在冬季

当齐秦第一次唱<大约在冬季>的时候, 我应该还没有出生. 当耳机传来<大约在冬季>的时候, 我快速切了歌, 想必是推荐系统的某个误差. 那不是属于我的歌, 也不是属于我的时代.

大约在冬季, 冬季似乎真的应该用”大约”来形容. 匹村的冬天似乎更是这么捉摸不定. 从我在之前某一篇文章中感叹”Winter is Coming”开始, 到我确认冬天真的结束了为止, 已经是半年的时光飞逝. 一直在跟朋友说, 匹村的这个冬天有点妖. 有妖气, 哦, 不是那家漫画网站. 天有妖气, 地必回响, 亦如这反复入春失败的2018年的匹村.

大约在冬季, 刺破了匹村整个冬天, 也模糊了匹村整个春天. 严寒的程度似乎打破了刚来匹村的那个初出茅庐有点天真的冬天的下限. 用了一个冬季小假期躲过最严酷的一劫, 却也熬不过它漫长的坚持, 该来的总会来, 该走的也会走.

当花瓣和雪花一起飞舞的时候, 天空不知该用什么来伴奏, 是该心疼花瓣那秒速五厘米的浪漫呢, 还是应该替漫天飘零的雪花多了几分色彩而庆幸呢.

言不由衷, 言不由衷, 有始有终, 只能有始有终.

两日入夏, 三天回春

离开匹村的时候, 阳春四月底, 冬天似乎不肯退却. 两天后, 回到匹村, 却已然回到夏天. 想说一日入夏, 却是在我不经意的两天之间发生了一切. 一日入夏也好, 两天入夏也罢. 回程的路上, 音乐调到极大, 坚持着困意. 入海关的时候, 带着点困意, 带着点懵逼, 以至于让CBP Officer重复了一遍第一个问题, 进而加深了他的怀疑, 连续追问起来. 似乎我车上藏满了整个多伦多的违禁品.

飞驰在那条熟悉的高速上, 弯弯曲曲的不是路, 而是多了一个角度去看风景. 两天前, 或许还是枯枝满树头, 如今却绿意昂然起来. 曾喜欢去伊利湖边, 喜欢这条路的不同季节, 同样的背景音乐, 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回到匹村已然是夏天, 二十几度的高温, 阳光直射, 车内更显得闷热起来. 惋惜春天就在这两天悄悄离开了之余, 匹村似乎并不会让我遗憾. 我热爱的匹村, 安静温馨, 也鼓励着我安静温馨起来, 用一两天的春雨, 接连着春雷滚滚, 响亮的告诉我, 原来这就是匹村的春天.

舒适, 舒适极了. 这一周的匹村可能一年中最舒适的时节. 气温不高不低, 气候也不像秋天那么干燥. 家家户户门前开始被绿荫遮挡, 又是一所所安静温馨的小房子. 温馨, 无比温馨. 每每走在路上, 给人一种心平气和的舒适感.

原来, 在匹村, 冬季, 入夏, 还是回春, 我一无所知.

不知轻重 不知轻重

幸福不过一碗面

这一周来最幸福的事情, 莫不过于这一碗油泼扯面.

所谓的假期后遗症, 在这个假期后, 似乎转为了癌症. 各种复杂的心情, 各种复杂的感觉, 让自己有点惶惶不可终日的不安起来. 强迫自己忙碌起来, 强迫自己晚睡早起…这个让自己忙碌起来的行动似乎是奏效的. 开始找回了工作的节奏, 开始找回了科研的节奏, 并且无比心安起来. 对的, 无比心安起来. 虽然有点累, 但是踏实的心安, 无比醇厚起来. 果然, 内心还是住了那个有点执着的工作狂, 并且从笼子中释放出来, 开始了放风模式.

吃到这一碗油泼扯面, 外加一个肉夹馍, 即便味道不是那么正宗, 内心也是感动的. 尤其是在吐槽老板没啥科研意义的项目的时候, 一种左手RA工作右手TA工作, 双手挣钱养着自己只为了科研和学位的苦行僧的既视感. 尤其在拖着有点疲惫的身体的时候, 饥肠辘辘的中午时刻, 天空万里无云, 地上松鼠嬉戏觅食. 看到这一碗油泼扯面应该是热泪盈眶的.

一碗油泼扯面, 想起了大三的那段时间. 搬进了很有时代气息的老校区, 住进了没有暖气的老宿舍. 在我有限的记忆中, 那可能是我比较努力的一个人生阶段. 那么密集的选课, 课程, 项目, 停不下来的写代码, 还抱着出国的小梦想看着的GRE单词…而最终也还没有勇气申请出国…能回忆起的美好, 却也只是油泼扯面, 杨林蘸水面, 肉夹馍和凉皮的完美搭配. 果然, 回忆和美食也才是最佳搭配.

作为一个资深东亚美食伪吃货, 再次捧起这碗油泼扯面, 好想说: 来, 让我们干了这碗面.
一碗油泼扯面, 应该是这一周多来最大的安慰.

自弹自唱的结尾

是不慌不忙 是心之所向 … 愿我永远善良

p.s. 图片自拍, 无版权困扰. 感谢手模iRx无偿贡献了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