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兹堡的秋, 侧面看, 似乎来自海上
Posted on 2017-09-08 18:00:00 On the Way Views: 162

匹兹堡的秋, 侧面看, 似乎来自海上

似乎有段时间没有认真更新这个公共号了, 源于最近真的没有好好读书.

最近更新的书显示, 在读书单中, <只有医生知道>和<理性乐观派 : 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 还是停留在暑假前期的阶段, 丝毫没有推进. 原因如此, 自然也没有办法好好写一份读书笔记.

一直以来, 读书于我的意义是什么, 也的确讲不清道不明. 乐观点说, 有的书还能记住个梗概; 悲观点说, 大部分书的内容都已然忘了. 然而, 无论记住与否, 我更愿意相信, 它们都已经内化成我自己的东西, 内化成现在的这个, 你们看到的这个我. 你以为雁过不留痕的时候, 其实在你心里飘落了一根羽毛, 轻到你没有察觉它的存在. 于是, 闲书看多了, 你就看到了一个家国情怀更重了的Rx.

回到匹村已有一段时间. 从上海到匹村的航程十七八个小时, 一路睡过来, 倒也没有任何时差的不适感. 已然开始习惯这种洲际飞行, 只是狼狈了这次本就不长的转机时间. 尤其在飞机晚点之后, 更显得狼狈了. 一个人在旧金山机场狂奔, 插队安检, 不停地跟别人说着excuse me开头, 以thanks结尾的解释. 好在, 还是按时来到了匹村.

然后从上海的夏天, 经过20个小时, 来到了匹村的秋天. 匹村的秋意有点凉, 尤其在刚到匹村的那几天, 早晨跑步的时候. 说到秋天, 更喜欢很久前在知乎上看到那句:

秋谷已丰, 秋祀已奉, 秋念一心…

有种经历了早春三月播种, 漫长夏天汗水耕耘, 秋谷丰收的时候, 虔诚的捧着秋祀, 只为换取…

生活终究开始规律起来.

换了新住处, 有了新厨房, 于是开始过起了蛮有生活气息的日子. 七点多起床, 煮上粥和早点, 下楼跑步亦或是室内Keep, 吃完早饭出门去学校. 晚上回到家后, 收拾下, 开始做第二天在学校的午餐和晚餐便当, 然后工作一会儿, 十二点到十二点半休息. 转念一想, 颇有一些未来工作之后的生活场景的一些片段.

曾以为, 做饭有点费时间, 做了那么久, 吃得那么快. 总觉得可以把有限的时间用来做其他事情, 去实现未来想要的生活. 现在, 反而觉得乐趣满满. 可能的解释是, 我想过的生活不是通过节省时间来打造的. 而是, 先建立我想要的生活, 然后时间就自然而然就节省出来了吧.

秋季学期, 学院多了很多新面孔, 实验室也来了新学生. 人员多了起来, 反而觉得更有点冷清起来. 导师似乎更忙了, 工作在照旧, 科研也在往前赶, 前方也在规划. 然而内心却是不平静, 甚至是慌慌的. 于我而言, 人生如此阶段的最大困难不是论文科研, 不是毕业就业, 而是内心对未来的某种恐惧, 恐惧现在的梦想可能只是一个梦而已, 未来没有任何念想可去追寻. 每每洞悉自己到这个程度的时候, 会嘲笑自己是否是格局还不够大, 亦或者只是执念作祟.

Anyway, 依旧喜欢匹兹堡的秋. 没有夏日的海上, 怎会有浇透秋意的雨. 最终, 雁过留痕, 尘埃落定. 秋谷已丰, 秋祀已奉, 秋念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