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又一个人生日的节点上
Posted on 2018-01-11 11:45:00 On the Way Views: 135

新一年的初始, 伴随了好多天的焦虑症状, 转入匹村, 调整了几天的时差, 抵抗了几天的严寒, 心也开始平静了许多.

旧岁新年的这个匹村比起以往要严苛的多, 从导师, 到合作的老师, 再到周遭的好几个朋友, 几乎无一幸免的感冒了一圈. 庆幸的是, 于我而言, 躲过了前半段, 只是略略感受了下严寒的尾巴.

回想起最近两次浦东起飞的情景. 越来越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没有了第一次踏上旅程的那种未知的兴奋和担忧. 亦不像是一次普通出国旅行的的欢呼雀跃. 而实际上也却不是旅行罢了. 仔细体会一下, 这种特别的感觉可能是一种异国他乡的悲凉感. 再想进一步体会一下的时候, 那种异国他乡的思绪忽然就会被无限放大,让人有点承受不急.

尤其在登上飞机后等待起飞的阶段, 漫长的准备起飞阶段, 飞机慢慢的滑行, 这种思绪逐步被逼到顶峰. 直到感受到轮胎离地, 心里会嘎嘣一下, 突然下坠, 跌入深渊. 一种Game Over的即视感袭来, 丝毫没有给你任何准备时间. 而这之前的一切似乎给人一种假象, 仿佛只要飞机还没真正飞起来的时候, 你就还有机会下飞机, 就可以真的留下了一样.

回溯到这些想法和情感的源头, 可能内心深处, 已经越来越不把匹村当作可以生活的地方. 进而缺少很多的归来的的含义. 准确的说, 流失的时间, 搭配上缺失的归属感, 于是开始有了拼命逃离的冲动, 并且在慢慢加强, 并且成为你走下去的某种动力.

当飞机飞临日本上空的时候, 临近夜晚. 天空朗, 不晴. 风和, 日不丽. 于是更多的思绪被打开, 猝不及防. 眼下这片地方, 想来了很久, 却一直没能成行…

于是又想到了冰岛的极光, 北欧的神话, 土耳其的洞穴旅馆和热气球, 纳米比亚的热带草原, 以及风枫叶国那孤单又灿烂的神…一切也都没有成行.

所有的这些, 似乎就在不远的地方, 却又没法够得到. 不想说我放弃了这些, 可能更合理的说法应该是, 暂存了这些梦, 等完成眼前更紧急的这些事情.谁又能知道, 稍晚些的梦不会来的更幸福一些呢.

这小一年来, 变得不太像自己, 也渐渐在微调着自己, 总归是要回归到适合自己的模样. 如果说这些思绪表明原来的梦想还在的话, 那么如今可能多了几分现实的味道, 变得更贴地一些. 与刚来到美国时候相比, 来到了这个阶段, 已经没有走一步看一步, 过着戏谑的日子的天真. 考虑更多的是, 怎么好好结束这个阶段而不失其意义, 怎么准备好下一个阶段去追逐下一个梦.

近来这些天, 不自觉的会醒得很早, 想来还是不够累吧. 做上早饭后, 便倒上半杯橙汁, 坐在餐桌旁等着. 大大的落地窗, 不远处斜坡上的小房子, 以及房顶上的苍雪和寥寥炊(取暖)烟.不及一会儿, 一边吃着早饭, 一边看着太阳露出地平线, 给人一种稳稳的幸福感. 早早的醒来, 没有带来很多的疲惫, 却发现了不一样, 足以给人平静的早晨.

写在又一个人生日的节点上, 最后一句应该是: 此心安处是吾乡.

貌似应该是苏轼写过的某首词, 词牌和词题已然记不清楚了. 大抵只能想起有: 风起, 雪飞炎海变清凉; 却道, 此心安处是吾乡. 亦可以理解为季羡林大师的某本日记, 欢迎去查阅.

ps. 此刻的背景曲目是<渚~坂の下の別れ (渚~坡下的离别)>, 一首听了无数遍的曲子, 对我来说, 却依然每一遍都充满了泪目的冲动. 于我而言, 先有的这首曲子, 然后有了改编日系动画的古河渚, 再然后, 可能就是其片尾曲<团子大家族>.pps. 图片为飞机飞临日本上空, 日本某城市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