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夏花一般绚烂
Posted on 2018-08-28 18:29:15 On the Way Views: 138

生如夏花

盛夏已逝, 至少匹村的夏天似乎已经是尾声了, 至少近来的气候是这样的. 对的, 是这样的.

早晨的凉意是需要一件白色短袖T恤搭配一件长袖衬衫才能更显得和谐一些. 而深夜回家下车后, 车内恒温空调变成了拂面而来的小风, 会给你一种极致舒适的体验. 伴随着路灯和月光的二重奏以及疏影斑驳, 小径也显得更浪漫起来. 抬头刚好看见月亮和路灯重叠, 一轮满月, 加上有点昏暗的路灯, 心里想着, 如果月光也可以像路灯一样可以随时开关, 何须那么多阴晴圆缺的诗篇. 至此, 一天的疲倦似乎就可以消解大半, 可能剩下的一半得靠一次淋漓尽致的热水澡了.

暑期学期已经结束了, 就在写这段文字的左右, 结束了. 学期这种概念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也不过是一种计时周期和工具罢了. 从实验室到车里, 从车里到住处, 每天在三个空调空间切换, 也就只能用跑步来作为每天出汗的唯一理由了, 然而依旧没有去尝试我人生的第一次半马距离长跑. 想必那是不远了吧.

许久没有更新点文字. 不想说忙没时间, 忙碌是一种一如既往的常态, 犹如吃饭睡觉, 何况还可以有时间跑步, 还可以有时间驰骋在塞尔达的开放世界里. 时间是珍贵的, 犹如深夜躺下的你不肯放下手机入眠, 似乎在追寻那比别人额外多出来的第25小时, 第26小时…时间却也是平易的, 挤挤总会有的. 可能这段时间来, 缺少的是一种心境. 是的, 安静不下来的心又如何能书写清楚自己的想法呢.

偶尔有些瞬间, 是会打开记事本随时记录一点自己的想法. 有关于科研的, 也有关于内心的. 科研的奇思怪想暂且不论, 总觉得某些一瞬间的想法感触, 可能是来自你内心的深渊, 代表一种最真的自我, 可遇而不可求. 可是简短的一两句话, 总不能成书, 似乎在等待一个可以打开心境那扇门的契机和缘由, 也在等待一个理清楚自己且可以说服自己的标题和贯穿内心的中心思想.

可能直到刚刚, 莫名其妙的, 不知不觉, 看完了朴树朴师傅的”好好地II”巡回演唱会上海站的视频版. 即便不在现场, 带着降噪耳机沉浸在其中, 也是几度泪目. 一下子这几个月来的很多情绪都被打开了. 沧桑感袭来, 朴师傅依旧如往常那般纯粹, 纯粹的像个孩子. 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听他的第一首歌了, 只记得从<那些花儿>到<生如夏花>之后, 沉寂了好一段时间. 重新在大众视野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 已然是多年后的韩老师的电影<后会无期>中的主题曲<平凡之路>, 以及后续朴师傅这些年来的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 以及那首印象深刻的<清白之年>. 没错, 第三张专辑, 不可不谓是高(质量)产出的音乐人了.

想说, 这些耳熟能详的歌的确陪着走过了很多个心情低谷, 我大概是心甘情愿的欠了朴师傅一张演唱会的门票了, 只待机会合适的时候补回来. 而当再次循环一遍的时候, 被打开的情绪似乎再也收不回来了.

从<那些花儿>到<生如夏花>, 从<且听风吟>到, 会让人觉得原来这就是我的青春啊, 原来这也是我的<狗屁青春>. 从<平凡之路>到<清白之年>, 更会让人觉得原来这也是我走过来的路和人生啊, 但是我还是要. “Just 那么年少, 还那么骄傲, 两眼带刀, 不肯求饶, 即使全部输掉, 也要没心没肺的笑”. 有点契合那个想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也为了走出半生的你我, 归来仍是少年.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生如夏花, 希望用它来作为这个快要逝去的夏天的标题, 应该也不会有标题党的嫌疑. 不知道朴师傅当时写这首歌, 是不是也读了泰戈尔的那首同名诗歌<生如夏花>. 至少, 我会觉得意境上, 已经在接近了. 有限的生命已经是不归途中的定量, 那就选择让它绽放到极致.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极致的绽放, 可能是我当下的态度, 无所顾忌, 肆无忌惮…我就是我,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旅途

犹如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口号: 身体和灵魂, 至少保持一个在路上. 在路上, 似乎也成为了某种有毒的信条, 刻在了脑子里, 挥之不去. 不得不说的是, 近来读书的节奏变慢了, Kindle中备读的几本书, 也还依旧没有翻完. 不得不承认的是, 身体似乎变得”勤快”一些, 近来一个月打卡了纽约地区和费城地区, 一次算是开会出差夹带点私货, 另一次算是说走就走的旅行.

纽约, 这个从小开始就能耳熟能详的城市, 这个由911事件之后带领世界步入另一个阶段的城市, 也终于在来美第三个年头, 借着在Newark开会的由头可以近距离的体验一番. 而当你站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岛上的时候, 是会恍若回到国内北上广的感觉, 车流人流, 匆忙的行人…相对来说, 像匹村这样安逸平静的小城市的确是很适合做科研学术了. 此刻闭眼冥想, 除去美食和期待已久的甜品店, 脑中纽约剩下的印象排在前几位的是: 哈德逊河Jersey City一侧看到的曼岛夜景; 从Newark开往曼岛的小火车; 中央公园的小松鼠; 以及哈德逊河New York City一侧岸边的长椅.

曼哈顿岛夜景的壮丽自不必说, 让人联想起黄浦江边看东方明珠的瞬间. 坐在从Newark开往曼岛小火车里, 时空似乎就开始错乱起来. 时而浮现出很多纽约背景题材电影中那些当前这种小火车中的场景; 时而浮现出的是以前在国内坐火车的场景, 坐在窗边, 看着窗外, 这种思维陷入下去的感觉, 自认为是没有抵抗力的.

从曼岛中央公园, 一路散步去哈德逊河边公园. 相对于之前去过的下城区, 上城区的确干净整齐了很多. 就在快要到河边的时候, 一件温暖的小事还是稍许增加了对这个城市的好感度. 走在Riverside Park准备穿过一个桥洞前往河岸边的时候, 时值傍晚, 一个黑人小哥在桥洞下大声打电话, 各种粗俗骂人的词汇不绝于耳, 有点类似于国内骂街的感觉. 这时一位正在公园夜跑的阿姨停下来, 问我是不是想去河边, 然后说正在骂街的小哥可能精神有问题, 让我别从这个桥洞过去, 可以往前走走, 那边还有通往河边的路…于是一个人流浪的曼哈顿岛, 多了几分暖意, 尤其是坐在河边的长椅上, 混合着带点腥味的海风, 看着海鸥和日落, 以及对岸Union City点点灯光, 会觉得岁月静好, 莫要辜负这静好岁月.

费城, 算是美国这个国家诞生的地方. 前往费城的决定, 也算是拍脑袋的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切都似乎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 开着车就独自一人上路了. 想来,也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这么的肆意妄为. 犹如我给这个夏天的定义, 无所顾忌, 肆无忌惮, 生如夏花.

费城这个地方, 除了美国这简短两百多年的历史留下的一些遗迹之外, 对我这样一个非正常思维的游客来说, 并没有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 当然作为一个CS相关人员, 宾大, 这个现代计算机诞生的地方, 还是值得去膜拜参观的. 很多时候, 信仰是一种无价的存在. 走在宾大的校园里, 除了常春藤Top名校的气息之外, 还是有别于匹大的感觉. 同样是开放式校园, 除去比匹大多了近50年的历史外, 校园气息更为浓厚一些, 那些红墙砖瓦, 太让人安心和沉醉了. 似乎安静的走上一圈, 你就可以找到内心的平静. Inner Peace.

至此, 算上之前去过的D.C., 美东北三大城市也算一一Mark完了.

于是也就很随性的一路向东, 来到了一个海边小城, Atlantic City. 果然大海和星辰, 永远是不会过时的情结和天性.

好好地

四年一个轮回的可能不只是闰年, 四年一个轮回的也可能是一个劫数. 西安待了四年, 北京也待了四年. 马上就要开始, 或者说已经开始了在匹村的第四个年头. 可能要打破四年这个劫数了, 却也在好好考虑毕业, 考虑度过了这个可能会过期的四年劫数之后, 会在哪个城市见到另一个自己, 以及遇见一个怎样的自己.

BTW. 近来做了网易云音乐的一个荣格心理学测试, 然后居然发现自己的内在人格居然是天真者. 向来自诩为理智的人, 顿时还是有点惊讶起来. 可仔细回味起自己的内心那些坚持和守护, 似乎也并没有太多的矛盾. 本质上, 内心还是住着一个天真者.

Anyway, 也算是一个新的阶段了. 轮回也罢, 征程也好, 仍就能保持好当前生如夏花的心态.

套用朴师傅在演唱会上为数不多的几句话. 愿世界美好. 愿我们都可以好好地. 对, 好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