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的2016
Posted on 2017-01-07 00:42:16 On the Way Views: 328

Run的2016年终总结似乎比以往时候来的晚一些,然而它还是来了。

往年的时候,总会在新年的前一天来完成这篇文章,亦或是新年的第一天凌晨。似乎很久前就一直保持着写份年终总结的传统项目了。最开始的时候,在QQ空间写年终总结,后来换成校内网(人人网)写年终总结,再到后来用自己的Blog平台书写。后来把QQ空间关闭了,人人网也关闭了,只记得下载了所有写过所有文字。然而不记得的是,伴随着这些年电脑的更替,这些文字是否还安好的存放在某个地方,或许也是该找个机会去收集下,毕竟它们组成了这一路走来的最主要的印记…

走出学院楼的那一瞬间,雪依旧在下,目测车上的雪得有10公分了吧。
雪花儿干干的,风轻轻一吹,就又开始漫天飞舞,映照在昏暗的路灯下,亦分不清是天上刚降落的精灵,还是又重新起舞的灵精。戴着耳塞,一边播放着歌,带上手套,一边开始清扫起积雪,良辰美景,忽就各种情绪泛滥,整个人都被感性占领。

于是,Run的2016结束了,也是该留下点Run在2016残存的片段了。

记得去年总结时,用了「Keep Calm and Carry On」来勉励自己过好新的一年,在异国他乡的第一次新年。
回顾起去年的那些小目标:锻炼身体,跑步,羽毛球,科研…还有学点绘画技能。
犹记得当时悻悻然写了这么句:

学点绘画,感觉这要完成已经是2015年中本该完成的我在2014年就想要完成,在2013年就开始规划的的一个目标了。

所幸这个拖了三年的小目标在2016下半年终于开始了,真的开始去入门素描。尤其在心情不是那么平静的时候,练习基本功也好,描绘点喜欢的人和物也好,都可以让我安静下来,坐在那里,耐心的用铅笔来释放一两个小时的平和心情。
论及其他小目标来说:锻炼身体跑步也还在继续;羽毛球打得少了点;科研还算不错,外出参与一次学术会,协助老板举办了两次学术会议,似乎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所谓的学术圈…
然而这些纷纷扰扰占据2016年主要时间段的点点滴滴,也只能概括为,琐事年年有,年年琐事却不同。
即便最忙的时候,忙得我的人生理想只剩下睡觉的时候,现在想想也只是一些有点模糊的瞬间罢了。

可能源于去年Keep Calm的Flag立的太过于真诚了吧,2016于我来说,虽然在继续前行,却一点也不平静,甚至是有点波折的一年吧。从没有想过这一年会有如此的『波澜壮阔』,或许印证着命里十年终有这一劫数,而我希望的是,未来不要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就好了。

不论这个乱糟糟的2016怎么样,在它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还是想分享两件挺值得欣慰和幸福的小事儿。

其一,十几年的故人相见,亦可以沾沾新人的喜气。
亮仔携其领导,终于走完这么多年的『不易』之路,带着喜气扑面而来。
希望他们幸福,也希望这扑面而来的喜气给我带来些好运气吧。

其二,黄山已经去了三次了,各种奇葩的经历也不曾缺失过,然而这次终于在新年之际,看到了日落日出。
有幸运女神的眷顾,果然看到的景致也变得不同了。
于是也默默许了一个愿,希望有一天可以再来这里还愿吧。

写这段文字的时候,不知为何脑海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词是『执念』。
于是开始反问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执念是什么?什么时候种下的草,又在什么时候开始疯长起来?
亦或是真的中了某种执念的毒了吧,并且还且苦且乐在其中。
佛家总是劝说世人,放下执念,方能摆脱心境的困扰,想必不执着于来世也被涵盖在其中。
然而佛家却又劝说世人,苦修这辈子,寄希望于来世,想必也有某种程度的自相矛盾吧。
如此说来我也注定与你佛无缘了,如此说来我心底深处的执念又何必要放下。

对于一个摩羯来说,或许有点形而上学得把执着深化成执念了。不想去深究这个词到底该如何去理解,可能只是某种诉求的深化吧。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心理舒适区,突破或者活在心理舒适区之外都不是一件容易坚持的事情。
而这种『执念』可能就在心里舒适区之外,却离心里舒适区不远的地方。
想要去做的也就是突破这个心里舒适区,让内心去适应,然后也就会拥有一个更大一点的心里舒适区,意味着更大的耐受能力。这时你会发现执念也就在你的心里舒适区里面了。
这或许也是成长所带来的意义吧,内心宽广了,容纳的东西也就多了,执念也就无谓执念了,反而是某种心理舒适的源泉。

关于题图,拍摄于黄山新年第一天,亦很喜欢这张照片。
谓之原因,在于她给我以某种希望的心理体验吧,正是这种希望才可以照亮17年的路,18年的路,19年的路…

总归还是要展望下一年的,我也只想用『希望』这个词来展望。
于我而言,拥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亦就会向着希望走完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路,即便哪怕走完后发现那儿并不是终点,也不会有遗憾了吧。
这么说来,有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宿命感,略显沧桑;然而不想留有遗憾可能才是潜在的人生信条之一。

从来没像此刻这样,希望时间快点流逝!